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弢弢的直钩

读我文者读吾心。读我心者读吾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天才是也~~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倚杖听江声  

2009-07-12 23:33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我说:昨晚我打球回来,你不在寝室,我一个人坐了会儿,站起来把余飞的每个柜子拉开看,空的。

      唐嘉君说:你打球去的时候,我做了同样的事。

 

7月10号,我终于彻底地离开了西政,离开了重庆。——虽然可能在不到十天之内我就会再次坐着那个其实速度很慢的“先锋号”回重庆应付政审,但没有了宿舍,没有了落脚的地方,西政和我也就不再互属。其实快毕业的时候有一天就想到过,若干年后我回到这里,依然可以在学校那为数不多的几条路上溜达,依然可以到教室去看会儿书,依然可以到博览假装常客,甚至依然可以去打一下午的篮球或者羽毛球……但是当夜幕降临之后,望着华灯初上的宿舍楼,却没有地方让我一边翘着腿打魔兽,一边看那三个傻B在干啥。没有了自己的寝室,我就只能是西政的一个过客。对这个学校,终究就多了一份隔阂。

我终于还是没让那个预演成为预演,而是坚持到了最后一刻,坚持到了最后一个,才离开寝室。送人走的感觉真好,不被人送的感觉,真好,too。

 

其实这次毕业,对毕业的感觉来得很晚,对分别的感觉也不是很多。或许是因为跑完杂七杂八的事才回学校准备毕业的时候,毕业这东西等不及这两年越发感情反映迟钝的我酝酿情绪,就像传说中上海那边的动车一样,唰的一声就过去了。送李青那天我还给寝室的人说农村对上了年纪的父母去世叫喜丧,那我们送以后还能见的人应该叫喜送。

见不到本科那时候的光景,大家都是欢欢喜喜——至少也是平平静静的离校。我也是。但我知道,对这个学校,对这三年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念想,也都不得不留下了一些……自己带不走的念想。

 

唐嘉君跨过校门的那条线,转过身大喊“西政,再见了!”我想我要告别的,是一种生活。

 

PS1:毕业让我想通了一个东西,我要改掉“李弢弢的直钩”。到处让别人来看自己博客一点也不傻B,而是一个很好的普通人。

PS2:写日志这半个小时我弄死了至少15只地震之后变异了飞得跟苍蝇一样快的蚊子。对待这东西,我真的很残忍~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9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