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弢弢的直钩

读我文者读吾心。读我心者读吾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天才是也~~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莫愁前路无知己  

2012-04-08 00:23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申明一下,这次的话会比较多。


   首先引用一段话:

   没有任何人是与世隔绝自行存在的孤岛;每个人都是大洲陆地的一部分;如果海水冲走一块土石,欧罗巴就少了一角,正如一片流失的岩岬,也正如失去你自己或你朋友的家;每个消逝的生命都是我的损伤,因为我与整个人类相通;因此,莫问钟为谁鸣,它就为你而鸣。

   莫问钟为谁鸣,它就为你而鸣。

 

要说的话之一

    去年的今天,我到都江堰报到。

    第一天没事干,无聊的呆到了下班。然后我饶有兴趣的走路回家。

    一路走,一路四处张望,花了四十来分钟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再然后,刹那间,一年过去了。

    而值此一年已经过去、我即将离开之际,才猛然发现,当时的兴趣已然不再,而我却并没有去熟悉这个震后陌生的地方。

    从这个角度来看,我虚度了一年。

    但人们常常就这么虚度着一年又一年。

    可见我只是重复了他人走过的路,然后重复着他人的遗憾和感叹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去年那么激动、那么充满希望的回到故乡,那么兴趣盎然的走在街上,其实也不过尔尔。

    许久不见,必然想念。见后常处,终归平淡。

    可叹,但不后悔。

    好比32岁的柯景腾感谢17岁的柯景腾一样,

    我微笑着回头望着自己,“那些年的你,闪闪发光呢”。

 

    (题外话——

    最后这句话,能引用在这里纯属机缘巧合。

    今天上午看到海豹的QQ签名,于是把那部电影翻出来拉了一下。

    才偶然看到了片尾的那段话。

    海豹的签名,让我想起大二的时候,我帮他送情书,但由于自己没有经验太过紧张,说错了话把人家女娃娃得罪了,最终搅黄了海豹的好事。

    说起这部电影,前不久听人说拍得不行。

    我只好笑。借用蔡琴《出赛曲》里的一句歌词:“如果你不爱听那是因为,歌中没有你的渴望。”112556432316,77132177656)

 

    “如果你不爱听那是因为,歌中没有你的渴望。”

要说的话之二

    下派这一年,思想发生了重大变化。

    中国今日之司法改革,一定要务实。无论是法制层面,还是工作机制层面。

    脱离实践的想法和做法,不仅仅存在于学界,甚至还存在于实务界自身。

    往往实务界高层与基层之间想法上的鸿沟,一如学界与实务界之间的差别。

    部分看似创新的制度,居然在实践中根本没有得到运行。

    报告上全是叫好之声。

    或许被蒙在其中,或许揣着明白装糊涂。只可惜于法治进步没有太大意义。

    

    下派这一年,思想发生了重大变化。

    从此以后,如果关于司法改革某项制度的研讨只考虑法制层面的问题,

    我只好冷笑。

    机关内部的工作机制和考核标准,往往比法制层面的规定更加有效。

    这些东西既可以弥补法制的缺陷,也可能将“看上去很美”的法律制度完全架空。

    法制建设难而机制完善易。

    我突然感到找到了一种方向。只是需要警醒,不要在不经意之间,陷入了不自知的人治观念。

 

    下派这一年,思想发生了重大变化。

    左卫民教授“刑事诉讼运行机制实证研究”的方法,以及龙宗智教授“相对合理主义”的改良思路,

    现阶段我引为指导思想。

   

要说的话之三

    (今日已是4月14。继续写。)

    刚才开着老爹那辆珍藏版拓拓,“后排驮着我的烂自行车”,又驶回了成都。

    一样是跑夜路,一样是听着歌,

    不一样的方向,不一样的轨迹。

    还有就是车里的收音机已经坏了。

    或许这就是一年间的变化。

    一年间,总得有点变化。

   

    下派的时候,我要面对一种新的工作和生活,但并不需要面对一个新的自我。

    回来的时候不一样了。固然面对了新的工作任务,即便出现了新的生活责任,

    都比不上,我首先得考虑更新自己。

    因为去年只需要被动的接受,只需要一切顺其自然、水到渠成;

    今后则必须做到主动去改变,必须要逐渐知行合一,成渠蓄水。

 

要说的话之四

    一直声称将来有一天,我要写一本小说。

    可是这个月看了一部书,让我暂时断绝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

之五

    (4月17日)

    下派结束了。

    上个星期天的晚上,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加完班,然后默默的收拾东西。

    叠衣服的时候,突然就陷入了一种伤感的情绪。

    这种情绪在星期三我踏上汽车挥手跟他们说拜拜的时候,

    理所当然的又冒了出来。

    所以我骨子里依旧多愁而善感,依旧容易动情。

    只是我不知道,离开这个我会常常回来的城市,告别这个我时常可以回来看看的单位,辞别这些我随时都会联系、往后或许过不了都久就会见一次的人,

    我有个毛的必要去伤感。

    或许我只是,舍不得这一年的生活。

    (不知我者,谓我此话题与话题一矛盾;知我者,谓我所言不是一马事。)

   

    (题外话——

     刚才钟小妹从旁边走过,坐下来伸过脸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,然后摇着头作鄙夷表情说:“少年不识愁滋味。”

    说了两遍。起身,走人。

    我只好苦笑。)

 

之七

    第一张是雨后天晴的都江堰。我是在厕所里照的,因为只有那里的窗户有这个角度。

    后三张是青白江凤凰湖的樱花。   

莫愁前路无知己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莫愁前路无知己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
 

 莫愁前路无知己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莫愁前路无知己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


4.18,今日搞完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1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