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弢弢的直钩

读我文者读吾心。读我心者读吾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天才是也~~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路漫漫其修远兮  

2012-06-23 00:01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梦· 想

    如果允许我在诸多超能力中选择拥有其一,

    (就像《超人总动员》、《X战警》里那样,什么隐身、控能、大力、瞬间移动、隔空取物之类的……),

    我会像《罗马假日》里那样坚定地说,

    fly, of course fly。

    如果允许我在诸多武林绝学中选择拥有其一,

    (比如一阳指、独孤九剑、情意绵绵刀、载载不罗根之类的……)

    我会像《罗马假日》里那样坚定地说,

    轻功,of course 轻功。(注释一:子小二木子,轻功用英语怎么说……;注释二:当然,要《卧虎藏龙》里的那个水平才行。)

 

    多年来,

    不止一次的梦到,我在天上飞。

    直冲霄汉,俯瞰山河。在大都市的高楼之侧眺望全城夜景,在广袤的夜空中闭着眼睛随意飞舞逐月玩星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 只要去回想那种感觉,都会心神荡漾。

   

    或许,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钟爱坐飞机的原因。

    恩,原因之一吧。

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 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

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面前,任何能工巧匠的杰作,都相形见绌。”

 

象牙塔

         十多年前,我们常常把大学称为心目中的“象牙塔”。

    时至如今,我最多也就还能这么想想北大。

    所以走进北大的时候,还能有我第一次走进西科大、第一次走进西政的那种兴奋。——虽然我并不属于这里。

    只可惜,未名湖畔让我大失所望。

    因为湖是湖,校是校。

    未名湖充其量只是北大的后花园而已,并未身在其中。

     

    人大,更像是一所大家都熟悉的,普普通通的高校。

   

    清华,我没能进去。

 

     人大的西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大颇为壮观的一幢教学楼 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  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

      人大校园内随处可见的一个小广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水木清华。
      这种生意,恐怕在培养科级干部摇篮的西政研究生校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这个传说中的学校,让保安坚决地执行着“非周六、
      区要倒闭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周日校外人员不得入内”的规定。
 
 
     作为同一个级别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什么湖边的某塔。
     这个地方,明显要包容得多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宝塔镇湖妖?
 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
    那个什么湖。这两张不需要说明。
 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 
 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
      我不知道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北大图书馆。
      是不是只有这个学校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很大很深。
      才会有毕业生穿成这样来照像。
      我相机差,光线没取好,体现不出来右边那女生衣服的
      样式颜色。
      所以略作解释,就是“北平”时期的女学生装。
      大家应该都能想像。
 
独游记   
    到颐和园时天气并不太好,时不时会下点小雨。
    淡烟暮霭相遮蔽,
    所以我的傻瓜相机始终照不出十里平湖的远景,只能看在眼里,留在心底。
    就好比生活中的很多事,留下的只有回忆。
   
    一路走过,走出了三段心情:
   
    起先是享受着独自出游的闲情逸致,感受着天人合一的山水自然。
    我悠哉悠哉地游走于山道石梯,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古殿宝塔。
    在来往不绝的游客中间,走出了自己静怡的调子,问道万寿山,拜水昆明湖,惬意而又得意。
 
    然而新鲜劲过去之后,情绪开始低落。
    山水虽好,无人同乐。
    相机里满是我花着心思、等着时机、取着角度照出来的静景,
    或许远不比一张虽然拍花了,但人物pose各异的照片更有意义。
    不禁想起那个谁的那句话:一人乐乐,众人乐乐,孰乐?
    不禁对“以人为本”有了新的领悟,回去可以又写一篇党建征文……
    那个时候,就好想,一路风景有人伴,志同千言不嫌多。
 
    既然已无趣于山水之间,慢慢的,我开始欣赏起了“人文景观”。
    我歪着头去看旁边闹了别扭,小伙子正在哄小姑娘的那对恋人;
    我心里打着鼓问自己,敢不敢去对那个外国美女说:may i have a picture with you?(我靠结果还是没敢去。就像上幼儿园时我鼓了很多次勇气都不敢跟老师说我要撒尿,或者中学时脸憋红了都不敢表白一样)
    我溜进一个旅行团里,听“票搔”讲解得知当年光绪皇帝就被软禁于此。
    我跑去给一对老夫妻拍照,被撵开后跑到人家背后去偷拍~
    ……
    山水无意,人自有情。
    我思量着身边这些素不相识的人的故事,不禁又开始怡然自得。
 
    然后,我花6块钱喝了瓶酸奶,花2块钱啃了根玉米,花15块钱跳上了龙舟,
    独立船头(被开船的吼了两次),清风抚面顿爽,落水打湖成圈。
    再次感受到,这“最广阔的皇家园林”,果真是风水块宝地。 
 
还没去故宫、长城、圆明园,
先在此感受一下历史的厚重与沧桑,
感受一下皇家的庄严与肃穆。
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 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
感受一下“我愿化身石桥,但求你从桥上走过。”
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 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 
感受一下清新,
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 
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
感受一下感动,
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
    此处为人文景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此老80岁。
    我想我也会有这一天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地上写着:武林张大侠,卖艺谋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抛甩石砖、缩骨折腰、做“最难俯卧撑”(其自称)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有视频为证。
 
感受一下李天才我长长的脖子、黑黑的脸。
 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2012年06月22日 - 李弢弢 - 李弢弢的直钩
 
 
 端午节·屈原日
    我突然就来到了北京。
    上一次,那还是二十五六年前的事。
    我突然就又办起了案子。
    上一次,那还是三个月前的事。
    所以人生充满了变数。
    三十岁的我,正如前两天有人跟我说的一样,原来还如此年轻。
 
    我独自在京度过了端午节。
    这是我唯一有印象并将长期有印象的屈原日。
    在此引用几句骚诗,算是墙上的刻痕。
 
    长太息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艰。
    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
    吾不能变心以求俗兮,故将愁苦而终穷?
    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吾足。——这一句,我这次有了新的理解。
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6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